幸运28

欢迎光临 幸运28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zgxjy.com
当前位置:幸运28 > 现代小说 > 《终末之龙》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水中之梦(下)
背景:    幸运28                 字号: 加大    默认

《终末之龙》 作者:作品集

第一百一十七章 水中之梦(下)更新时间:2016-11-28

    “你怎么能那么对他!”

    站在埃德面前的女孩有着跟拉弗蒂相似的褐色头发和蓝灰色的眼睛,那让埃德立刻意识到她是谁——拉弗蒂那一堆他只见过一次,根本分不清谁是谁的姐姐妹妹之一。

    女孩狠狠地对着挥着拳头,像是打算立刻冲过来揍他一顿,让比她矮了整整一个头的埃德忍不住往后退。

    “他是你的朋友!‘埃德·辛格尔是我的朋友’,他总是这么说!”女孩的眼睛红红的,“你怎么能这样!就算他勒索别人又怎样,我们需要钱!——他从来没有做过一点对不起你的事,他也没有开口找你要过一个铜币,哪怕他曾经因为救你而被狗咬,病得差点死掉!你以为每天围在你身边的那些家伙才是你的朋友吗?他们跟着你,不过是因为你有钱又傻而已!”

    埃德懵然听着这一切,直到辛格尔家的女管家帕蒂·蒙森走了出来,女孩才冲他吐了一口唾沫,转身跑开了。

    他应该去道歉。

    埃德·辛格尔魂不守舍地度过那一天之后终于决定。他应该对拉弗蒂说对不起,然后他可以帮助他。

    但是第二天他又告诉自己,他并没有做错什么,错的是拉弗蒂。他不该去勒索别人,不该什么也不告诉他。如果拉弗蒂回来向他道歉,向所有人道歉,他可以原谅他,然后他可以帮助他。

    几天之后,他再次决定,只要拉弗蒂回到朋友们之中,他就可以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们还是朋友,他还是可以帮助他。

    一个多月之后……拉弗蒂失踪了。

    确切来说,是逃走了。或许因为连名义上的“朋友”也不复存在,拉弗蒂的行为更加肆无忌惮。因为偷窃失败,他在码头区的酒馆后巷里刺伤了一个水手,然后逃之夭夭。埃德从朋友那里得到消息时候飞奔到码头区,在水手们的叫骂声中从一艘船窜到另一艘船,试图找到拉弗蒂——他怀疑少年会像他们小时候做过的那样,藏在某艘船上,远远地离开维萨。

    但他没有找到。他偷偷溜到拉弗蒂家附近,想看看少年是否躲在家中,从他的姐妹们的反应来看,她们显然也不知道拉弗蒂逃到了那里。而他还很不走运地被那个曾把他堵在家门口的女孩发现,大声地咒骂着追得他狼狈地逃出好几条街。

    也许在所有人眼里,拉弗蒂都是一个恶棍,一个贼……甚至很有可能成为一个凶手,但埃德知道他爱他的家人,就像他的姐妹们爱他。在失去父母之后,他照顾着所有亲人,他让他的妹妹们不至于因为冻饿而死……那本不是他应该承担的重担。

    埃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意识到,他的朋友需要他的帮助。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那一天是如何回到家里。在被瓦拉关切地问起时他就坐在餐桌边紧握着手里的刀叉放声大哭。

    那是他的朋友,他曾经救过他,他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他的事。

    埃德原本可以帮助他,但现在,他甚至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说一声“对不起”。

    再也没有人见过那个少年。有好长一段时间埃德总是会做噩梦,梦见拉弗蒂淹死在维因兹河里,就像他们曾经在河边见过的浮尸一样,苍白浮肿的脸上有一双永远也无法闭上的眼睛。

    那时里弗·辛格尔从刚刚结束战乱的斯顿布奇回到了维萨。他们开始计划搬到克利瑟斯,那个里弗为瓦拉夺回的城堡。因为相处时间不多而跟儿子并不是太亲近的父亲被他的妻子踢出房门安慰他们无精打采的儿子,花了不少的时间一点一点挖出埃德的小秘密之后,已经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的里弗也只能这样安慰埃德:

    “不同的人生有不同的艰难,你做出了选择,就得承担后果。”

    完全没有听懂的十二岁男孩茫然地看着他的父亲,难得深沉的大商人只好耸耸肩:“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再说,与其为了没有说出口的道歉而后悔,还不如更实际一些,想想你还能做些什么。”

    这句话埃德听懂了。

    离开维萨之前,埃德把所有他积攒下来,准备拿给父亲帮他“做点投资”的零用钱全都掏了出来,装进一个小袋子里,趁着夜晚扔进了拉弗蒂家的窗户。

    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从那之后他似乎总是急着向每一个人道歉……他对朋友不会有任何隐瞒,他不会说任何一句会伤害他们的话,发生任何不对的事他总觉得那是他自己的错……

    可那也没办法让拉弗蒂回来。

    “我以为或许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你……”埃德呆呆地看着那个一时像是拉弗蒂,一时又像是伊斯的幻影,轻声自言自语。

    “或许。”幻影说。

    “所以我会找到你,伊斯,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需要一个人承担,你有朋友,我们会帮你……”埃德自顾自地说着。

    “但你不可能在这里找到我。”幻影又变回了金发的少年。

    埃德警惕地缩了回去,防御似的把身体团成一个球。

    “我就不能多待一会儿吗?”他不高兴地说,“就算这是你的梦,也一定是你把我拉进来的,你不能这样赶我出去!你还说过如果我不愿意的话甚至不用醒过来,我当然也可以不用离开!”

    一直温柔又耐心的幻影也终于忍不住叹气:“是的。但如果你永远留在这里,或许就只能对更多的人,说更多再也来不及的‘对不起’。”

    埃德疑惑地紧盯着他,那句话里有个词听起来像是……

    他猛扑过去,试图抓住伊斯。

    幻影轻轻荡开,变幻着,像是水中的一缕烟。

    “你说‘或许’……他还活着!!”埃德充满希望地大声问道,“对吗?他还活着!”

    那幻影冲他微笑,已经变成了另一个样子。

    “让我离开这儿!”埃德跳起来,感觉四肢不再懒洋洋的,没有一点力气。光与水都渐渐退去,黑暗将再次袭来。

    “下一次!”在幻影消失之前,埃德只来得及吼出一句,“麻烦直接告诉我行吗?!”

    埃德猛地睁开眼,什么也看不见。

    他坐起身,额头却结结实实地撞上一块石板。

    “棒极了。”他暗自想着,试图赶走恐惧,“我在一具棺材里吗?!”

    他躺在那里,伸出手摸索着,上下左右似乎都是石头,感觉确实是具石棺材,但却是斜的,他动了几下,便头朝下滑了一截,却没有撞上什么东西。

    他把手臂伸过头顶摸了摸。

    ——空的。

    但稍微一用力,他又向下滑了一点。

    埃德在一片黑暗中瞪着眼睛,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这是什么地方,但他能听到一点隐约的声音从他头顶的方向传来。

    “……艾瑞克?”他怀着希冀小心问道。

    没有人回答,也许离得太远了。而他又不敢放声叫喊——谁知道黑暗中还隐藏着什么?

    “好吧……”他对自己说,翻个身,开始小心地大头朝下慢慢爬动,那并不怎么费力。但在完全的黑暗中听着不知是什么发出的动静,会让人情不自禁地想到无数可怕的东西。

    埃德停了下来,对着自己的胸口犹犹豫豫地说了句:“……来点光?”

    那大概不是呼唤神灵的正确方法,挂在他脖子上的水晶球没有半点回应。

    埃德喃喃地抱怨着,继续向下爬,倾斜的角度越来越大,有时埃德会好奇如果自己浑身放松就这么滑下去会滑到哪里……也许最好还是不要尝试。

    不知滑了多久,从前面传来的声音突然消失了。

    “艾瑞克?”他忐忑地叫道,突然意识到自己以为那声音来自艾瑞克的想法太过一厢情愿——那搞不好是只动物,或者更糟,是具被唤醒的尸体。

    没人回答。

    埃德犹豫着,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退回去,但狭窄的空间似乎不够他转身,以这个姿势倒退着爬上斜坡?他又不是精灵!

    他只有咬着牙继续往前爬。一路上他已经隐隐猜到他在哪里——长长,狭窄的,向下倾斜的通道,这大概是个排水管,向下有可能通到下水道,那里至少有空间让他转身,或者试着找到另一个出口。

    当感觉到更强烈的空气的流动,埃德在心里欢呼一声,加快了速度。

    他就知道他没猜错!

    但刚刚把头探入一个似乎更宽阔的空间,有什么东西突然擦过他的头发,又发现自己弄错位置似的,立刻下沉卡住了他的脖子。

    那是感觉像是一只手,却冰冷而僵硬。

    随之而来的声音让如堕冰窟,以为自己真的又碰上僵尸的埃德松了一口气。

    “你是谁?”那声音低吼:“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艾瑞克!”埃德吃力地叫着,猛拍对方的手让他松开:“是我!埃德!”

    “……埃德·辛格尔?”艾瑞克听起来十分疑惑:“你怎么会认识我?”但他的手还是松开了一些。

    “……”埃德无言以对,脑子里翻腾着无数亵渎神明的抱怨——为什么就不能让事情简单一点呢?或者至少先提醒他一声嘛!

    艾瑞克·沃恩,那个倒霉的年轻圣骑士,显然又一次失去了记忆。

    “如果你能放开我的脖子。”埃德认命地叹气,“也许我可以解释给你听?”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终末之龙